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局

逆转人性的三个因素:无价值劳动、暴力威胁以及人性的脆弱

 
 
 

日志

 
 

世界杯专题——杨璞:足球几百年才能追上国外?  

2010-06-23 11:19:34|  分类: 明星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璞
  
  曾入选国家队参加 2002年韩日世界杯,北京国安队前队长,2010年退役后任职国安青少部。
  
世界杯专题——杨璞:足球几百年才能追上国外? - 陈炯炯 - 电影局
 
     如同所有将兴趣异化为职业的人,北京国安队前队长杨璞已经很难再享受纯粹看足球的乐趣,“看世界杯就该一大帮人出去看,喝着啤酒,聊着天,一块儿起哄,气 氛肯定特别好。”全世界的巅峰对决,在他这里是“几百年才能追上”的内心苍凉,“中国以后还能再进世界杯吗?肯定能。有生之年能看到吗?那就很难说,除非 自己主办一届。”结束球员生涯,投身青少年足球发展事业,杨璞看的是中国足球更远的未来:“日本足球都在做五十年规划了,我们更要抓紧,从小培养,从兴趣 培养。”
  
  难忘1994年巴乔失落背影
  
  1985年,在连着看了几场 16岁以下世界锦标赛转播后,球迷邓小平说,“中国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因为这句话,一直在北京东直门胡同里摆两块砖头踢球的7岁杨璞,被东城体校相中: “那时排球、乒乓球更流行,小孩流行玩儿弹球、拍洋画,踢球纯粹为乐趣,没有远大想法。”由于爷爷唱过京剧,杨璞家一向文艺气息挺重,兵器部318厂里当 工厂守门员的父亲成了唯一支持杨璞踢球的人,“他从没指望我有什么成绩,说能踢进北京少年队就知足了,我从小没什么压力,也不觉得自己有天赋”。
   
  凭着一台9寸的黑白电视,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是杨璞世界杯最初的模糊记忆,黑白人影跑来跑去远不如胡同里真刀真枪实在。真正有深刻印 象的是1994年美国世界杯:“之前看意甲联赛转播,我就很喜欢罗伯特·巴乔,还买过他的卡片,他技术意识非常好,有领袖的感觉,自己踢球时也琢磨着他踢 球的方式,不过再怎么崇拜也没用,遥不可及呀!尤其1994年决赛他罚丢点球,往那儿一站,双手叉着腰,那背影??”
  
  巴乔让杨璞 意识到,踢球要用脑,“有人说踢球的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其实是最大的误区,踢球最好的人都是脑子好,脚的准确性其实比手难,如果仗着身体素质好而不 动脑,根本踢不出来。从小就特别瘦,速度也不是特别快,甚至在1995年连着得了两次小脑炎、走路找不着北的杨璞,最终凭着用脑踢球,成为与李金羽、孙继 海等同一拨“球星”。
  
  和大牌踢,确实不是一个档次
  
  作为入围世界杯决 赛圈的中国足球队一员,在全世界球迷注视下踢球的感觉,对杨璞来说,竟和工体没什么区别:“当时很多人包括马明宇这些大佬都紧张,我真是觉得光脚不怕穿鞋 的,有什么好紧张呢?那时候踢进决赛,领导们满脑子想着第一场赢哥斯达黎加、输巴西、再平土耳其,咱就出线了。呵,天方夜谭。人家哥斯达黎加,毕竟打过两 次世界杯,结果第一场上来就被揍俩,傻了吧?”
  
  面对面和国际大牌踢球,感觉确实不是一个档次:“以前都是从电视里看巴西队,踢的 时候完全是两码事,那种差距是全方面的,人家可能没和你好好踢就赢你4:0。所以知道差距,抱着去学习的态度就行了,能有机会和这些世界大牌一块儿踢已经 挺幸运了,给自己什么目标真没必要。何况人家都在你之上,不可能来评论你踢得如何,踢得好能怎样?不好又能怎样?足协一直强调进个球展示自己,这话说出来 都业余,太丢人了。”
  
  很多人觉得2002年踢进世界杯不是米卢“神奇”,而是幸运的他赶上做东道主的韩国、日本缺席外围赛,杨璞 坚决不认同:“米卢的厉害在于,当时大家都知道郝海东、范志毅俩人不和,他能把俩人撮合在一起。而且他知道,临时再提高球员技战术水平可能性不大,但是心 态可以,心态决定一切。打十强赛时开准备会,每次时间很短,他基本不怎么说,就是放以前国足比赛的进球,放完然后集体唱国歌,大家唱得热血沸腾,出去就猛 踢。要不然为什么连公认的最强的1997年那拨国足是也不行呢?他们那时候教练天天开会,一天好几个小时,运动员都蒙了。”
  
  回忆 起站在世界杯球场上的感觉,另一个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球迷的加油声:“中国球迷其实去的人很多,可在场地里都分散坐着,各自打着牌子,什么‘大连球迷’、 ‘沈阳球迷’、‘湖北球迷’,你都到国外了,干吗还分地区呀,不都中国球迷吗?再看人家哥斯达黎加、伊朗,球迷人数不多,可聚在一起,加油声音比分散的中 国球迷大多了。”
  
  足球是工作不是乐趣
  
  “世界杯就是全世界所有球迷, 不管真球迷假球迷的一个节日,只是,我无法再进入这种狂欢的气氛。”2009年12月31日,在为国安效力12年终夺联赛冠军后,杨璞圆满地离开了球场, 转行任职国安青少部:“现在对我来说,足球就是上班、发工资、就是一工作,已经不能成为乐趣了。我很少看球,2008年欧洲杯,前后加起来就看了一场半。 真的,看什么?看巴萨那球,几百年能追上?”
  
  今年的世界杯,如果不是答应给某视频网站做评球,杨璞可能只会早晨起床后听一比赛结 果就足够,以足球为职业的代价就是再去看国外足球有“绝望”的感觉,“看完会忍不住想,咱就别再踢了,差距太明显”。这种“绝望”是深层次的:“足球体制 不改,再找谁都没用。中国足球都是外行领导内行,掺杂了政治因素,米卢为什么能成?因为他当时说要想出线谁都不能插手,我说了算;阿里汉为什么不成?就是 他太听话了。”
  
  作为踢足球的人,杨璞也特憋屈:“球迷总说球员怎么出去玩儿、耍、这个那个的,可不是每个球员都这样吧?说到底踢 比赛的人,谁不希望赢球呢?总说球员思想上有问题,什么都和政治挂钩,没意义。”
  
  受益于“从娃娃抓起”的政策,又眼睁睁看着这项 政策被拧巴成拔苗助长的短视,“为什么中国足球在青少年比赛里都成绩好?因为都改年龄,小孩子大一岁就不一样,中国一改能改两三岁,等到20岁真正该出成 绩的时候都不灵了。”
  
  1978年出生的杨璞,希望通过自己在青少部的努力,让下一代远离足球中的政治,回归最单纯的踢球的快乐, 一如他们当年胡同里摆两块砖头射门的快乐:“应该从小以兴趣为主,以上学为主,不要急功近利,足球还是要从孩子开始培养,我们任重道远。”已经当了五个月 “足球官员”的杨璞,现在最烦的是动不动就要打报告,“幸好,我们部门有写手”。
  评论这张
 
阅读(8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