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局

逆转人性的三个因素:无价值劳动、暴力威胁以及人性的脆弱

 
 
 

日志

 
 

陈可辛:纳投名状的斯文人  

2010-03-27 16:19:48|  分类: 明星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南都娱乐周刊》,有删改)

 陈可辛:纳投名状的斯文人 - 陈炯炯 - 电影局

人人都爱陈可辛,特别是媒体。

不装逼、不敷衍、从来不以骂记者谋噱头、也不会冷嘲热讽傻问题,作为采访对象,陈可辛身上有典型的香港知识分子的亲和与诚恳。第一次采访他是《投名状》时,电话采访,正赶上他坐飞机,从坐车一直聊到到达机场,电话那边说“不好意思,我现在要过关检查一下。”不一会儿他就又打了过来,再聊到登上飞机,然后约了下飞机后继续。三小时后电话果然响起,“我现在在回香港家的路上,我们刚才聊到哪里了?”

这次《十月围城》的采访,是在等他下飞机,他晚了将近一个小时,刚一坐下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回答问题,面前的水几乎没有喝。这时同去的一个记者问了个四五年前人们常问的老问题,老到连导演助手都忍不住皱眉,从旁边观察,陈可辛仍然低头思考,之后认真地回复了足有五分钟。事后和同行谈起来,感叹香港导演素质就是不一样,换国内导演——都不用大导——早一个白眼抛了过来,“太老,Too Old。”

 

就是这样的谦谦君子,在最近的采访里却时不时冒出刺激性的话——“商业片不能只冲着几个导演名字去看”,“香港人其实没那么团结”,“《甜蜜蜜》主动讨好观众到不顾廉耻”,“TMD”和“傻逼”常挂嘴边——这除了证明他已迅速融入普通话语境,也说明别的一些什么。有人说他脾气更爆了,但采访时他强调“我没有什么长项,唯一的优点就是头脑清晰。”相信没有什么人可以刺激到他失去理智,反观那些访谈,你会发现无论面对什么问题他都能轻描淡写地将其引向大体几种答案。陈可辛已强悍到足以四两拨千斤。

唯一让陈可辛觉得沉重、也是让他这样“失态”的,是他太想让《十月围城》成了。《甜蜜蜜》的3000万票房只有预期的一半,《投名状》被《集结号》“腰斩”最后勉强过两亿,内地三步走的他太需要这第三步的胜利来证明自己,这种证明或许已无关其商业票房号召力,而是对自己做商业电影的信心,对大陆市场的信念,就像掌握普通话一样,他相信在这个缺席张艺谋冯小刚、前后空出半个月的年度最黄金档期里,他可以像熟练地甩出“傻逼”一样证明自己的“牛逼”。

事件貌似也在朝着“牛逼”奔去,这从《十月围城》的口碑就可以看出来,12月贺岁档的四部电影中《十月围城》最有质感也最有诚意,连宁财神都忍不住称赞这是“今年最好的华语片”。所以在采访时,当亲耳听到陈可辛不自觉地说“《十月围城》能到今天的地位”,我内心默默地OS“他闭上眼就是票房大捷的明天。” 然而,上映一周来,其首周末票房只有7000多万,远不如《三枪》的表现,排除片长两个小时导致的场次问题,上座率也不像《三枪》能出现晚上十点电影满场的盛况。

 

田壮壮说过“电影圈就像黑社会”,深知“要在中国内地做电影,就要贴这里地气”的陈可辛,身为香港知识分子典型代表,其自觉用电影纳上“投名状”的过程也是剥离自己的过程——《投名状》里他纳上“大卡司的大片”,但学不会上缴独立思想;《十月围城》里他闭上眼睛说出“祖国”二字,但学不会像二人转那样乡俗。

“知识分子和非知识分子交不了朋友”,两年前陈可辛在电话那头对我说起这句话时,是形容《投名状》里落了草的李连杰,他没想到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两年来陷入内地电影江湖的自己。“愚者的天堂,便是智者的地狱”,在这个江湖里,“斯文人”的节制让他做什么都差那么口气,煽情煽不过冯小刚,骂人骂不过张伟平,扮大师状亦不如陈凯歌和田壮壮。想来陈可辛不爱赫尔佐格,他一定没听过后者的名言,“电影不是学者的艺术,是文盲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58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