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局

逆转人性的三个因素:无价值劳动、暴力威胁以及人性的脆弱

 
 
 

日志

 
 

中国能拍出《阿凡达》吗?  

2010-01-10 00:23:36|  分类: 电影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时代周报》1月)

不少中国观众对立体电影的印象,是从1980年代戴着红绿眼镜看《快乐的动物园》开始的,这部由姜昆、李文华主演的喜剧片,虽然看下来头昏脑涨,但动物横冲直撞、仿佛将水喷到身上的经验还是让人记忆犹新。

2010年,中国观众将从《阿凡达》获得前所未有的体验—那是一个全新的、真实的、可知的外星球彼岸,如同此岸一般真实可感知—和地球上其他国家地区的观众一样重回电影院看《阿凡达》吧,因为它提醒我们,电影的属性,曾经是童心和梦幻。

中国能拍出《阿凡达》吗? - 陈炯炯 - 电影局

小电影院想装3D银幕都排不上队!

“如果说当年的《泰坦尼克号》让电影院意识到放大片是可以赚钱的,代表目前数字电影最高水平的《阿凡达》,则大大推进内地3D数字电影放映。”珠江金逸的谢世民说,在《阿凡达》启动内地宣传期间,他的MSN签名是“一部影片能有多大影响:《阿凡达》即将上映,3D数字厅数量立马翻了一番”。

2008年才被视为3D元年,全国院线装80块银幕迎接《地心历险记》,并最终票房达到6800万;2009年年初,3D银幕数达200块,到年底《阿凡达》来内地宣传期间,3D银幕增到了600块。3D增长的速度还在继续,电影产业评论人士不二认为,到《阿凡达》上映时肯定有800块,“其中两三百块是《阿凡达》带动的”。

尽管如不二所言“《阿凡达》几乎涵盖了地球上电影的所有制式”,中国电影院仍自觉、自愿地选择3D为兴趣投放点,这用经济账很容易解释,谢世民介绍,到目前国内3D放映系统主要有两种,比较便宜的是欧洲NuVision 放映系统及眼镜,需要更换为效果更清晰通透的数字白幕,缺点是眼镜价格昂贵;韩国的 Masterimage放映不需要换银幕,眼镜也是6元一次性的,但设备较贵。“在有数字设备的基础上,一般二三十万元即可完成3D银幕升级,一部电影就可以实现投资回收。”不二介绍道:“不过目前根本订不到数字3D设备,生产方要优先考虑万达、中影等大客户,普通小电影院现在排队也订不到。”

然而电影院如此积极安装也赶不上观众3D观影的热情,1月4日,《阿凡达》供应第一天,谢世民的MSN签名已赫然换成—“《阿凡达》3D根本买不到票,找我也没用,敬请提前两天。影城一天仅十场。”

拍了3D后都不想再拍2D了

“如果说《阿凡达》将成为3D电影革命,那也是因为它开启了新的电影拍摄方式大门,更多年轻人可以用更少的预算使用它发明的技术来拍出自己心中的故事。”制片人乔恩.兰道说。

2009年,中国电影市场上一部投资只有200多万的粗糙制作影片《乐火男孩》引人注目,因为它第一次鲜明地打出“真人3D”旗号。另一个在3D电影拍摄上走得更远更稳妥的是阿甘,他刚刚完成了投资7000万的《堂吉诃德》,他形容自己第一次看到拍的3D测试影像时“不是兴奋,是沮丧”:“当时为了测试一下3D、化妆等技术,拍的是堂吉诃德站在火山口幻想自己强大无比的内容,十天花了两三百万,结果那段影像放出来后特别沮丧,和我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也是中国电影人里离《阿凡达》最近的一群—他使用了拍《阿凡达》的部分器材,“这个器材革命性地将两个摄影机成直角摆放,从而解决了平行摆放时‘小人国’成像的问题,使得拍摄的立体影像最可能地接近人眼的视觉体验”。“以后有可能我都不会再回去拍2D电影了”,阿甘如今已经彻底对立体电影上瘾,宣布将开拍2亿制作的《大闹天宫》:“拍完《堂吉诃德》,我不觉得3D有什么特殊,我不会特意强调其立体感,你不能让自己处于3D早期的杂耍状态里,我会把它当作常态的新技术来使用。”

“第一武指”袁和平则尝试拍摄3D武打片,其拟订2月初公映的《苏乞儿》将是3D版本,这是在科幻、动画等3D常规电影类型外的突破,众所周知目前3D在快速运动场景上还是表现欠佳,接受本报采访时袁和平介绍:“拍3D的武打片摄影器材比一般拍动作片所用的更专业,数量也更多,后期还需加入适当的计算机软件合成,才可造出活灵活现的三维效果。”不过3D表现动作场景的效果很值得期待,袁和平透露“3D动作设计可表现得更细致,好像拳头打在演员身上,演员皮肤上的微妙变化也能通过3D效果展现清晰。”但他对3D电影的拍摄并不痴迷:“现今3D电影已成为一种时尚,一个主流;特别对某一类型的电影反应尤佳;但不是所有电影都适合以3D来拍摄的,例如功夫片,当想去表达至高无上的境界便可以利用3D拍摄手法来拍出效果。”

中国能拍出《阿凡达》吗?

从1月2日延后到1月4日,活生生避让出元旦三天假期档,有关部门对《阿凡达》的“特殊照顾”后,仍不能阻挡“天神下凡”的影响力,在北京影迷走在50年不遇的大雪中去看零点首映时,在广州影迷周一早晨8时到电影院排队时,在成都影迷飞行几百公里去外地IMAX时,人们都在想一个问题:中国能拍出自己的《阿凡达》吗?

“从技术角度看,3D拍摄前期国内外可以说没有差距,如果说后期,差50年我认为也有。”阿甘补充道,“但是技术是对全世界公开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国外技术就会向你开放。”他认为国内不可能产生卡梅隆这样的技术狂人,真正的原因是在知识产权问题保护上,“国外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专利,国内没有人有兴趣关注科学技术,反正有盗版。”

这种态度亦可以解读为缺少职业的自尊感,有近20年海内外电影制作经验的某资深人士私下对记者感叹:“中国出不了《阿凡达》,不在于电影技术、电影后台,而是电影本身。有怎样的电影市场就有怎样的导演。”在好莱坞,那是一个竞相进步争夺资源和观众的市场,而在中国电影市场仍处于粗制滥造就可以圈钱的初级阶段,电影行业“带头大哥”的示范作用,不是让人用15年去雕琢,而是如何在15天内利用资源巧取豪夺。

“绝大部分有可能发言有权利发言的我们,都自觉放弃了通往崇高的道路,而彻底拥抱了低俗。我们在虚高的票房中裸奔和狂欢的时候,彻底放弃了作为一个电影人,一个民族精神文化产品创作者应有的操守。”这是导演陆川在看完《阿凡达》后的反思。每个愿意反思的人都应该去看《阿凡达》,因为它提醒我们,电影的属性,曾经是童心和梦幻。

  评论这张
 
阅读(14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