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局

逆转人性的三个因素:无价值劳动、暴力威胁以及人性的脆弱

 
 
 

日志

 
 

高群书详解《风声》  

2009-09-10 18:00:28|  分类: 电影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谊兄弟的艺术总监陈国富慧眼识珠:“其简练、精确、活力十足的电影语言是我在大陆少见的,或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其对人物的细心体贴也令我惊艳。”于是陈国富将自己准备多年的《风声》拿来与高群书合拍,并且提供近亿投资和全明星组合,暂时放下自己手头的《红旗谱》、《四大名捕》,高群书加入了《风声》的阵容。目前电影已经结束拍摄部分,正在进行最后的制作,将于9月30日全国公映。

高群书详解《风声》 - 陈炯炯 - 电影局

 

大片:就得有“装蒜”的东西

刚进入《风声》剧组时,制片方的预期是“不亏就不错,拿到八千万就是胜利”,高群书说那不行:“如果我来了,就拿八千万对我是个侮辱,那我来这干嘛呀?(票房)必须得过亿。”

定位明确,《风声》是一个大片,但按照大片的标准看,《风声》有明显的局限性:故事全部发生在一个封闭的别墅里,没有广阔的背景,没有千军万马的战争,和同家兄弟《集结号》比起来,缺少吸引观众走进影院的元素,“大片是有要素的,第一我们这个戏必须搭景,第二,必须有大场面,第三,我们必须有航拍。”高群书用好莱坞的戏作参照,坚持最起码的大场面不能少:“既然叫大片,你得有装蒜的东西,这个大场面有两个作用,一个作用就是装蒜,看完这个场面,你再说投资多少,人们愿意相信;第二个是营造当时的时代氛围,让观众有带入感。”

“装蒜”的大场面锁定到影片开头为汪伪政府第二年庆“国庆”的一场戏,原来的剧本里是用资料表现,高群书觉得这场戏如果能如实再现会立刻营造出时代感,这个想法遭到周围人的反对,反对理由一是这个政治上不正确,怎么能演庆祝汪伪政府的戏呢?老高拍胸脯说“出了事我负责”;理由二是很难拍。最适合拍戏的场景在天津,一条街道上的建筑全是文物,保存完整的天津码头大洋行里进驻了中国银行、人民银行等各种机构,协调太多的单位,搞不掂啊!“我说你不想干就别干了,必须拍,肯定得拍。”后来这场戏还是硬着头皮完成了,整条街上张灯结彩,到处悬挂那个时代的旗帜、招牌、标语,印有汪精卫招贴画的标语是用布做成的,有30多斤,挂起来能从五层楼垂到地面;只用一次的霓虹灯花了60多万,而且为了保护建筑还不能用钉子固定,特地找了一家公司进行技术攻关,粘贴在墙上。

最终这场欢庆街戏耗资近两百万,诸如此类的“装蒜”还包括搭建在峭壁之上的老别墅、特技制作等,连街戏中几秒钟的日本乐器演奏者都是从日本本土请来的。

明星:耍大牌就翻脸

要想“过亿”,就要有对应的“过亿”演员阵容,高群书透露最早的演员架构比现在大得多,包括陈道明、章子怡、葛优、孙红雷,甚至境外演员都争取过,“后来我们觉得,不能说一讲大片就找周润发、刘德华,中国所有大片的命运都赌在一个人身上,是很荒谬的。”目前的周迅、李冰冰、张涵予等明星集结的阵容模式,可能是一种国产演员票房影响力突破的模式。另外一个私心则在于,这些人多是华谊的演员,合作起来好打交道。

高群书自认脾气不好,拍摄前先给陈国富打预防针:“你的演员谁来都不要紧,但来了必须得合作,必须听话,别在我这耍大牌,耍大牌我就翻脸,管你是谁!”结果拍下来,除了和苏有朋严厉地谈过一次话,没有发火,也没有骂过任何演员:“不是我欺软怕硬,是人家表现都出乎意料的好。”《风声》中七位主要明星,每个都带了很多年的经验积累,在这个讲究每个人实力相当、群戏出彩的集体里,最让他惊喜的是四个人,王志文、英达、苏有朋和黄晓明。

“英达和王志文,久经沙场的老江湖焕发出新东西,必须要内心特别强大,同时对这个职业的十足热爱,但他们最后完成得非常好。”电影里高群书想打破英达插科打诨的喜剧演员类型,要一种纯朴的文化气息所以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英达老师,我希望看见你的倒退,倒退到十年前的《围城》。”英达心领神会,结果演了几天后,高群书衷心地说:“英达老师,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个北大心理学系毕业的业余演员的状态。”老戏骨王志文对剧中的“汉奸”角色心里没底,高群书特地跑到北京和他探讨角色,最后决定将角色定位在“执行者”。

在黄晓明和苏有朋这样的年轻演员身上,高群书惊喜地发现许多可能性,比如苏有朋提前去学了一段时间昆曲。有时候也有矛盾的,身为大众偶像的黄晓明,对自己的形象很介意:“我当时设置的这个人是比较病态的,是一个病态的理想主义的人,可黄晓明拒绝把自己整得太沧桑。”经过一番磨合与说服,黄晓明自觉地进入日军的角色,看资料揣摩日军的习惯:“通过这部戏我发现了他身上有无限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是要慢慢培育的,我相信经历几部戏之后他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演员。”

《风声》拍摄期间里,高群书只发了两次火,都是针对工作人员。有一次是拍摄张涵予受针刑的戏,找了替身演员专门做“针替”,前来扎针的大夫特意强调由于是真要扎进穴位里、所以每个地方只能扎一次,“开拍前我反复强调要做好充分准备,跟焦员绝对不能虚,可拍下来焦点还是虚了。当时我就破口大骂,他妈的,我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替身演员不是腕儿就不是人啊?针都扎到肉里面,你上去扎一次看看?你拿那么多钱不就是买你个技术,技术都不过关,你凭什么要求演员反复给你拍?”

伟大:“我已经完成我的部分”

从哪个角度看,《风声》对于高群书都是一部独特的作品,号称无上限的投资,庞大的明星阵容,让他空前感受到拍摄的底气,前提是和别人分享导演的权力,他与陈国富的联合执导模式在国内电影圈十分少见。前期筹备、后期剪辑由陈国富负责,现场拍摄则是高群书,在很多次接受媒体访问时,高群书都会从星座角度称赞这个组合:“陈国富是金牛座A型血,非常理性、固执,我则是双鱼座AB型,非常感性、多变,正好相辅相成。”

最早陈国富也曾拍过几场戏,后来感觉气质还是不统一,就放权了,他戏称拍摄时是高群书“大权独揽”,高群书则认为这是互相尊重:“现场拍什么陈导都特别尊重我,那后期我也不能去说什么。电影从剧本,筹备,现场拍摄,后期制作,加上宣发,进入市场,这个流程是很大的,我把我这部分东西做好,就等最后结果了。”高群书觉得这种联合执导模式因人而异:“作为商业运作可以,要想出伟大的片子,双导演这种方式不值得推广。”

虽说对后期不发表意见,高群书还是坚持把《风声》放在国庆档期:“华谊曾经犹豫想打贺岁档,想躲开《建国大业》,我说这种表现地下工作者坚贞不屈的电影,有什么理由不是‘十一’上啊?”如今看来,档期不成问题,《风声》独霸完整的10月档。

之前高群书曾对媒体说《风声》是部伟大的电影,“因为《风声》里有一种精神的特质,这种特质的高点代表它是伟大的,而不是我们吹牛皮吹出来的伟大。”但他也清醒地认识到真正伟大的电影,商品性也是要尊重的,只有做到商业性和精神高度的统一,才是足以传世的伟大,如高群书眼里的《教父》、《现代启示录》。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老高承认他已经不敢再说《风声》伟大了:“还是要等到看到电影再说了。电影是一个集体劳动,导演只是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可能从元素上是绝对主要的,但不是占绝对完整的地位。”他想了想补充道:“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伟大了,现在就看大家能不能做到(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22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