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局

逆转人性的三个因素:无价值劳动、暴力威胁以及人性的脆弱

 
 
 

日志

 
 

专访王小帅:被市场拍死在沙滩上的第六代  

2009-07-10 18:11:02|  分类: 电影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在《时代周报》6月25日,标题被改成中庸的《文艺片扔在市场上一定死》,其实当时和王小帅聊的时候,更多的是说第六代的尴尬,被审查制度压制十年,又被市场化全面抛弃,第五代和下一代之间的第六代真是生不逢时——或者说,他们的黄金年代已经结束了。)

 

一直低调的王小帅在上海电影节上的呛声,让很多人觉得诧异,如果说贾樟柯“崇拜黄金的年代是否还容得下好人”的论调把长矛投向了张艺谋等第五代,王小帅“亿元票房导演不成功”则是向下一代陆川、宁浩这样商业片新贵们提出质问。什么时候起第六代导演走进了这样总是质问的位置?又是什么使得他们在人人叫好的电影市场化大潮中要发出“小众的、弱势的、为大家所不齿的”声音?


某第六代导演曾在私下对本报记者说“没有谁是成功的,我们都失败了”,王小帅也认为第六代是被审查制度压制十年后又被市场化全面抛弃的一代,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没关系,死在沙滩上我们也继续往前走。”于是在一面调侃“再说他们就该拿刀追杀我了”,一面王小帅仍旧忍不住呼吁对艺术片的重视与保护,“看到商业大趋势的前提下推动小众市场的发展,艺术片消亡不是与时俱进,只有真正的多元化,才是真正的百花齐放。”

 专访王小帅:被市场拍死在沙滩上的第六代 - pkuthu - pkuthu电影局

 

上海电影节:把我搁在那儿,像个圈套似得
时代周报:以前贾樟柯更像你们这代里“炮轰”代表,这次是你发表激烈的观点,为什么?
王小帅:小贾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而我主要是做电影,我做的电影也不多,平时更不太愿意说。因为要说肯定就说代表你立场的,而现在你的立场又是小众、弱势、为大家所不齿的,那我就不说了。这次上海电影节,我的片子都没去,他们让我参加论坛纯粹是帮忙,到那儿一看这构成我就明白了。

 

时代周报:就像一坑在那儿摆着。
王小帅:我原本还想贾樟柯当时也在上海,可能是我们几个人坐下来,讨论几种电影的可行性。结果只我一个人,其他都是影院老板、投资人、现在比较成功的导演,就把我搁那儿被两方夹击,像个圈套似得。大家都在谈票房、谈成功,轮到我,我本来这方面就有保留意见,只能发表不同意见,所以我开场白就是:“我知道这是个陷阱,那我也跳”。

 

时代周报:你也可以选择不用炮轰的语气。
王小帅:人们叫我去,不就是希望把事儿吵起来么?事后我用百度查我以前的采访,其实我这观点一直都存在,只是那时候表达温和,媒体报道就温和。这次说“冲”了,抓人眼球了,人家正好也一直等待这个冲,报道出来就“炮轰”了。这样也好,不捅破这个窗户纸,不进入特别本质的层面探讨,大家都你好我好,对事情还是不会有警觉。

 

时代周报:会觉得自己用词过分伤害到别人么?
王小帅:不了解内情的人会觉得你在攻击人,但我相信在舞台上那几个导演,会知道我们彼此没有敌视。如果看到完整视频,都能明白我是对中国电影发展现状发表看法,而不是针对某些人。就我所知,大部分反对的是觉得我不应该和同行导演去辩是非,而应该和影院、院线说,至于我描述的导演与商业体系的关系,大家应该没有异议。

 

商业暴力,导演要自觉不能被裹挟
时代周报:具体谈谈你担心的导演与电影商业之间的关系。
王小帅:我们对电影知识文化普及是很弱的,老百姓多年前根本看不到电影,是这短短十几年内,才能看到美国、香港电影,我们的电影教育大多是美式、港式的,接受的是吃爆米花、喝可乐看的电影类型,英雄一定救美、ENDING必须HAPPY,在电影多元化上的判断很少,一旦当电影市场改革开始后,那种爆米花类型电影就会变成绝对主流,像茫茫然的洪水往前走,拦都拦不住。

 

时代周报:这种趋势的危险性在于?
王小帅:香港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香港电影早期有一些人文电影,像方玉平、许鞍华,可香港是极端商业化的地方,等到这些人都被商业吞没了,香港电影就都是粗制滥造,八天、十天一部电影,之后当商业片的市场一再被掠夺后它连自身文化都保存不了。如今他们跑到大陆,用已经做死的香港商业片思路来轰炸大陆。同样文艺片也是,台湾走完完全全文化电影路线,侯孝贤、蔡明亮、杨德昌,这种路数走到最后,市场萎缩了,也不行,两个极端走到最后都不行。

 

时代周报:面对这种趋势,导演的态度应该怎样?
王小帅:面对电影商业机器你要有选择能力,你可以选择自觉进入这个工业体系,但千万不能被裹挟。我拍完《冬春的日子》,就有好多美国公司来找我,《扁担姑娘》后哥伦比亚找我到好莱坞,亲眼看到美国电影工业是怎么回事。举个例子,你要求封锁纽约第五大道拍摄,好,同意,但是要500万美金+提前半年申请,而且怎么安置镜头、封多远的路、每块玻璃怎么爆炸、每辆车怎么走,半年前都要定好。人家倒是痛快,可假如到现场你忽然说:“哎呀,我早晨睡醒后觉得这么拍不好。”想临时改?门儿都没有!那是机器,是另外一种工作形态,我有时候是真的害怕,我还没有准备好进入这样的机器。

 

时代周报:中国商业导演有自觉进入商业的么?
王小帅:宁浩算一个,他从《绿草地》直接转到《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很自觉地将自己定位在平民草根里。我相信等更年轻的、90后长大的孩子们,游戏机时代出来的,他们所有教育都来自《哈利?波特》、《变形金刚》,那时候将有更多人自觉进入商业模式。但任何时代都有不同教育背景,我相信未来也有比较喜欢文艺、喜欢读书的孩子,就像1920年代有郁达夫,现在也有我们这些人在考虑。往往我们这样的人是商业机器里比较弱小的声音,如何对待这种弱小声音?忽视?那这就是纯粹的商业机器,就畸形了。

 

像保护文化遗产般保护文艺片
时代周报:中国现在商业片就挺粗暴,以前靠古装大片,现在靠明星扎堆。
王小帅:但抢钱就是靠这个方法,只要能抢到钱,他们就会拿来用,根本不考虑真正的质量,中国02年开始决定要走市场化,到现在短短几年时间,方法是强推票房、拔苗助长:硬件速度发展到快,内容却跟不上。银幕数假如增加到一万块,内容怎么办?像姜文说的,全是豆腐渣工程,钱捞走了,剩下一堆垃圾,怎么办?根子里、精神上留下好东西没?都是满街麦当劳的快餐?

 

时代周报:文艺片的困境在哪里?
王小帅:文艺片没有被观众看到的渠道,就算四千块银幕发展到一万块银幕,作者电影、艺术电影还是一块银幕都没有,因为商业是主流,影院开了就是为了赚钱,反过来大家都在笑话这样的电影,活该你做不好商业片、活该你做不好大片、活该你卖不了钱,哈哈,老子成功了!

 

时代周报:传统院线就不能放文艺片么?
王小帅:我感谢万达、星美这些院线们,他们都很有侠义之心,宁肯损失一块银幕给你上片,我很感动。可他们心肠再好这个做法还是成不了。因为把商业构架里的银幕拿出来做这个是不行的,就像吃涮羊肉的不会边喝红酒,跑到SHOPPING MALL里看电影的观众就是冲着大片去。放艺术片的需要艺术院线,在那里看电影、图书馆、展览可能是配套的设施,跑进艺术院线问放不放《哈利?波特》的肯定被鄙视。现在是这边《哈利?波特》那边放《左右》,根本不合适。

 

时代周报:你觉得文艺片必须和商业片区分对待?
王小帅:对,而且对文艺片要像保护文化遗产一样来保护,有人说,你这种电影是被老百姓放弃的电影,所以不需要保护了,那更不对,老虎我们根本就看不到,老虎还咬人呢,我们干嘛还保护它?何况这些电影还多多少少能在一些人心灵上起到作用。文艺片是小众市场,完全扔在市场上肯定死,但不要惧怕小众,大有大道,小有小道,现在电影里,小道没了,连羊肠小道都没有开辟!而因为我们艺术片这个电影类型,又不可能占着电影工业的地方像钉子户一样不让路,我们肯定会被淹没。

 

拍商业片票房败了,那时你可以骂我
时代周报:可是现在拍文艺片就像打水漂,钱扔进去都没了,这样也要保护文艺片么?
王小帅:这正是我要说的,现在文艺片的这种乱象,在于中国做电影从来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核算体系。我来给你算个账:假如一个文艺片它进不了院线,它的回收仅靠这几个方式——电视台收购,现在一般80万元,而一个电视电影立项好的话都能是90万,评到A级还能更高;DVD市场,我们以前卖到过100万,现在被盗版冲击的肯定卖不了这么多钱;假如你还有一点点前途,海外版权平均算你300万,再加上有良心的网络商给你点儿,军队,航空等媒体加起来如果是500万。好,一个年轻人要拍文艺片,最多给你500万,甚至400万你就要拿下,这样可以保证我至少不赔钱。如果你的影片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成功,可能就能更多的用明星,甚至介入商业广告体系,那好,可能可以再投入高一点,这么一算,文艺片的成本反而是可以控制的。

 

时代周报:有人说你这么批评,是因为你拍不了商业片。
王小帅:这种商业模式、投入体制、明星,我知道如何操作,甚至只要我愿意烂的下去,找一个烂片来模仿,而且一定要够烂,很撒狗血那种,现在是时机大好呀!比如这几年好多国外制片人抱着剧本找你,剧本一律都是外国女孩中国男孩、外国文化中国文化,非常肤浅。人家的商业强势就在这里,剧本是旅法、旅美的人写的,你根本没听过人家却崇拜的不得了,但按照规则你还根本不能改,垃圾一样的,逻辑都不通,你说做不做?有的人觉得这是机会,是和好莱坞、宝莱坞合作,我就不做,管你什么莱坞。

 

时代周报:你怎么看贾樟柯拍《在清朝》?

王小帅:他一定是自觉地拍摄商业片,他已经想好怎么拍了,我们应该期待他在商业模式下拍出一个新的类型的电影。对贾樟柯而言,只是从艺术片转向商业片的表达类型,但不会把自己的牌子砸掉,质量肯定也会是上乘的。

 

时代周报:所以你以后也可能拍商业片?那时候票房不好我们就可以批评你了吧
王小帅:会的,我一直都在主动思考我要做什么,我和投资人交流也很多,等我拍商业片时一定是我主动自觉地想好该怎么拍。那个时候你可以用票房来衡量我,我票房不好就可以来批判我,我会真诚地承认我不了解观众,我失败了,我不够好。反过来讲,在还是作者电影、艺术电影的时候,就不要拿票房衡量,能够评价艺术电影好坏的,是那些一直看你电影的观众,他们才是最有资格来评判你电影质量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