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局

逆转人性的三个因素:无价值劳动、暴力威胁以及人性的脆弱

 
 
 

日志

 
 

从“乞丐”到“神童”,新浪潮导演章国明  

2009-11-17 18:46:37|  分类: 明星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时代周报》香港百年专访,有删改)

 

    曾经在香港,那么短暂的两三年,有如此多热爱电影的年轻人,井喷似地投入电影创作,产生应接不暇的电影,将沉沉暮气的旧电影气氛一扫而空,史称“香港电影新浪潮”,其为香港八九十年代电影繁荣输以强劲新鲜的血液。这波主要出身于电视台的年轻导演,包括许鞍华、谭家明、严浩、方育平、徐克……

    章国明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他的《点指兵兵》将警匪片推上新高峰,《边缘人》一举获得三项金马奖,后者的艺术魅力在很多年以后直接促成了《无间道》的诞生。从逃避家贫而爱上电影的“乞丐”,到处女作一鸣惊人的“神童”导演,再到如今坚持学电脑学DV的“老童”,章国明一直热爱电影,因为“电影是我永恒的快乐源泉”。

 

力压吴宇森的小“神童”

从“乞丐”到“神童”,新浪潮导演章国明 - 陈炯炯 - 电影局

1951年出生的章国明,一岁左右父亲的去世让他早早感觉到生活的艰难,看电影成为他逃避现实的出口:“那时候电影票很便宜,两毛、四毛钱一张,进了电影院就什么都能享受到,什么想象都能实现,感觉好棒。”他至今还记得《音乐之声》带来的喜悦:“每次看到电影里七个小孩的大家庭快乐地生活,我就很希望自己能成为那第八个小孩。”银幕上的光影成为章国明童年快乐的源泉,滋生了他天马行空的创意。

十五岁时,章国明拥有了自己第一天8mm摄影机,那是一台是姐夫公司里的很小很小、类似盒子的、连光圈都没有的粗糙摄影机,章国明请小朋友做演员,用剪刀胶纸完成剪辑,他喜欢拍人物,大他两岁的姐姐就成了最合适的model,拍摄时再放点音乐,一放映出来就成了让家人震惊的有声的电影:“那时候几乎能看到电视就很厉害了,但我更厉害,我的节目放出来比电视屏幕大得多,从此家人就开始仰视我。”

攒钱买的三百块的摄影机,一卷18块钱的胶卷拍一星期,如此节俭又有出息的课外活动比和朋友打麻将要省钱的多,章国明成为那时香港拿8mm机器拍东西的年轻人中一份子,“我们经常彼此打听介绍,知道有谁拍了东西,其他人就一窝蜂跑去看。”在朋友介绍下他认识了吴宇森,那时候的吴宇森已经在实验电影圈里很有名了,和石琪、罗卡、金炳兴等都是第一代做实验电影。章国明回忆,虽然只比自己大四五岁,吴宇森当时就很老气横秋,“在他眼里我们还是玩儿8mm的小孩,而他已经开始给张彻当副导演,忙正经事了。”然而1973年第二届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举办的实验电影比赛里,总共五个奖,吴宇森拿了一个,“小孩”章国明一口气拿了三个,“神童”的名字由此产生。

 

无线电视台的写实训练

从“乞丐”到“神童”,新浪潮导演章国明 - 陈炯炯 - 电影局

“神童”名气让章国明受到各界关注,很多媒体都来采访,他笑着回忆本来妈妈一直想再嫁,所以坚持自称陈小姐,“自打我拿奖后,她就改称章太太了”。他还为泰迪罗宾拍过一部小片子,后者拿着要去国外申请读电影,后来电影没有读成,片子却意外被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看到,于是从来没有上过一天大学、没有受过影视专业教育的章国明就这样走进了电视台。

从在丽的拍宣传片开始,章国明辗转在各个电视台和节目里,最厉害的是进入无线一个空前绝后的部门“菲林组”任编导,该组被特批用胶片拍电视节目,可以拿着16mm摄影机满大街跑,同时无线对他们的要求就是“写实”:“那时我们受到的训练就是去找真实故事,找真实的人,不会随便编造剧本,当时受推崇的是方育平的《狮子山下》这类讲述小市民生活的电视剧,里面连卖鱼人都会找真实的小贩来出演。”

在无线章国明拍出了《CID》、《国际刑警》等剧集,每一次拍摄都成了知识的恶补:“当监制让我拍CID(注:香港警察里负责刑事侦缉的部门)时,我完全不懂CID是什么,结果他就找来一大堆书、资料给我看,还带我们去警察总部,跟着警察谈判办案,安排警察接受访问。”这种深入扎实的拍摄前准备,让章国明无形之中掌握了大量最真实的材料,也接触到不同于之前银幕里表现的打不死、永远正面形象的种种警察,有血有肉的警察故事成为他日后离开电视台、拍摄电影时首选的题材。

 

 

一鸣惊人的警匪片

从“乞丐”到“神童”,新浪潮导演章国明 - 陈炯炯 - 电影局

从“乞丐”到“神童”,新浪潮导演章国明 - 陈炯炯 - 电影局

1979年,在好友泰迪罗宾的邀请下,章国明决定独立拍摄电影,“最早我们想拍音乐片,讲一帮小子玩音乐的成长故事,等拍的时候才发现,不光有限资金让你很难做足怀旧氛围,谈到成长题材,其实我们自己还是小孩呢!”章国明于是想到了自己最擅长的警匪片:“电影最重要是讲故事,讲故事最重要就是冲突,而警察和贼的冲突是永远不会停的。”

“我们想故事最重要就是希望不一般,比我们看过的还要厉害。”处女作《点指兵兵》借用了科波拉《教父》里的人物设定,将一个不愿继承黑社会位置的黑社会大佬,变为一个不愿意当警察的警察英雄,后者更是由惧怕血腥到最后为了捉贼而把棒球棒打碎的暴力变身:“电影上映后有一天,我偷偷跑去看午夜场,发现每次兵贼相斗时,观众席里都发出兴奋的叫声,觉得自己真是superman啊。”

《点指兵兵》的走红,让章国明顺利地于1981年推出《边缘人》,讲述一个卧底警察,身处警匪危险边缘的故事,里面加入了章国明自己对人性的理解:“我很相信环境会改变人,很难有出污泥而不染的人。让一个警察装扮成贼,日子一定很难过。”这些素材同样来自他拍电视时结识的警察朋友,在他们的描述里现实没有非黑即白,只有灰色地带,正是这样再现真实的警匪片,又一次赢得观众的拥护,《边缘人》一举夺得台湾金马就最佳影片、剧本和男主角三项大奖。

此后“神童”章国明在拍摄科幻巨片《星际钝胎》等一系列作品后,又回到自己熟悉的警匪片领域,如今他为香港廉政公署专职拍摄系列剧。作为香港新一代警匪片的开山鼻祖,他的《边缘人》在20年后仍能给刘伟强以灵感,启发后者拍摄了著名的《无间道》。

 

新浪潮是尊重每个人价值的时代

从“乞丐”到“神童”,新浪潮导演章国明 - 陈炯炯 - 电影局

从来没有在国外读书的章国明,每一个从海外回来、可以给他讲好莱坞的地下电影、讲安迪·沃霍尔的人他都觉得像耶稣一样神奇。他笑称和许鞍华这样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新浪潮导演相比,他是土生土长的“乞丐”导演。

“许鞍华这类留学回来的都很厉害,他们更有理想,对电影拍摄更有想法。而对我来说今天晚上能吃一顿好饭就是理想了。”在无线电视台时,章国明与许鞍华、谭家明等一组,亲眼看到他们拍摄的新奇:“我觉得最厉害的是谭家明,他的创意真的厉害,他每次拍摄都能让你发现很多新东西。谭家明胆子很大,总是打破规则,敢于出错,因为他的每一次错都是有意而为的。”然而土生土长的“乞丐”也有自己的优势,由于拍实验电影出身,章国明从编剧、摄影、导演、剪辑、音乐等全部环节都可以一个人来:“我没有任何专业培训教育,真的是乱来。我是要碰到墙才知道这里有一道墙存在,所以我所有的知识都是从错误学回来的。”

谈起新浪潮导演的共性,章国明觉得最大共同点就是都从电视台出来,电视台的教育和训练是他这一生最幸运的时间:“我们这些人不同于其他导演的就是,一边拍片,一边学拍片。那时的无线电视台空前绝后,会像爸妈一样全力支持你,缺什么就给你什么。导演间彼此气氛也很好,菲林组里经常谈的话题就是谁最多几天没睡觉、谁又去拍什么片……那个时代就是有热情。”与现在只注重明星的时代不同,那个时代一部电影诞生,每一个幕后人员,从灯光到摄影都会被访问:“现在没有了,打开报章杂志,都是以明星为重,在我们那个时候,每个人的存在都是有价值的。”

 

 

  评论这张
 
阅读(9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